您的位置:www.js77888.com > 服装鞋帽 > 江诗丹顿腕表为何动辄100万?

江诗丹顿腕表为何动辄100万?

2019-10-11 15:26

一月中旬,我们探访江诗丹顿日内瓦表厂,带着“寻宝探密”的目的。

江诗丹顿有两座工厂,汝山谷工厂主要制作零件;日内瓦工厂负责零件组装成腕表的全过程,一些负责高复杂作品的制表师也工作于此,品牌行政总部也设在这里。

江诗丹顿日内瓦表厂正门

更重要的是,日内瓦还是江诗丹顿“艺术大师”工坊所在地,聚集了顶尖工艺大师,包括珠宝镶嵌师、珐琅师、机刻雕花师和手工雕刻师。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系列表款,高级珠宝腕表,还有阁楼工匠系列孤品表款等作品,大都在这里完成各项艺术装饰。

阁楼工匠系列“有凤来仪”腕表,手工雕刻工艺表壳

日内瓦表厂本身就是一件艺术作品,由法裔瑞士籍建筑师伯纳德€€屈米设计。

建筑采用半马耳他十字造型,将品牌行政和生产部门容纳在一个屋檐下。

江诗丹顿日内瓦表厂

屈米长期担任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学院院长,著名设计项目还有巴黎拉维列特公园、东京歌剧院等。

我们探秘之旅最大收获,便是亲眼目睹了艺术大师们如何把一些看似无奇的经典材质,经由雕琢、镶嵌、绘制,修饰成令我们惊叹的精美艺术品。

机刻雕花工艺

机刻雕花,源自法语词汇Guilloché,直接翻译为“扭索纹”;钟表行业,主要指以雕刻机在金属表盘上刻画出精美图案。

www.js77888.com,不同品牌中文翻译略有不同,扭索纹饰、玑镂刻花等都是相同含义。

表盘之外,夹板、自动摆陀等部件表面也可以此修饰,平面雕刻机器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Rose Engine,玫瑰雕刻机。

江诗丹顿日内瓦表厂的玫瑰雕刻机

精密数控机床“无所不能”的今天,这门手工与机器操作融合的传统技艺,只有少数高级品牌还在坚持。

首先,机刻雕花大师制作好模具碟盘,创作出玫瑰花纹、波浪纹等纹饰,然后将这些铜质碟盘装置在雕刻机上。

雕刻机上的模具碟盘和纹饰样品

接下来,雕刻师左手旋转曲柄驱动雕刻机,“探头”读取碟盘上纹饰信息,右手推动雕刻刀,将纹饰微缩雕刻在金属表盘上。

雕刻师操作玫瑰雕刻机

经验和耐心同等重要,两只手精确配合,控制碟盘转速均匀、刻刀压力稳定,雕刻出深度、宽度一致的纹饰,才能得到光线反射效果均匀的精美表盘。

规则纹饰还不算困难,不对称图案则将难度提升一个台阶,不同纹饰交界要完美划一,操作更需要“手眼合一”。

以机刻雕花工艺制作不规则纹饰表盘

还有更厉害的,是完全不规则图案,没有碟盘纹可依,全凭雕刻师手工操作,比如用雕刻机刻画一条中国龙。

我们在江诗丹顿见到正工作的机刻雕花师,便是这样一位可以自由创作的大师。据说他是现在唯一具备这项技能的机刻雕花大师,他在江诗丹顿有一间独立的工作室。

他告诉我们,他事先会在脑海中构思、在纸上设计勾画,然后在金属盘上以点预制图案轮廓,最后运用雕刻机将图案一刀刀呈现出来。

雕刻大师在表盘上自由创作的龙,先以点绘制出框架图

机刻雕花有时还会结合珐琅工艺,呈现美轮美奂的光影效果。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系列雅仕之裁腕表,便是机刻雕花工艺和珐琅工艺结合之作。

表盘呈现威尔士亲王格纹、人字斜纹、窗格纹、条纹、格子纹五种西服纹理,与男士西装融为一体。

艺术大师系列雅仕之裁腕表

手工雕刻工艺

筋骨嶙峋,是江诗丹顿镂雕腕表给我的美感印象。

雕刻师以手持刻刀,将机芯夹板多余部分,一刀一刀剔除,只留下固定齿轮轴承的必要骨架。

然后再以雕刻刀在其表面,或是刻面、或是雕花,得与徽宗书法形神俱似,“天骨遒美”。

江诗丹顿以其传奇超薄手动机芯1003制作的镂雕作品,每一枚都让表迷们心心念念。

艺术大师系列传奇装饰表款使用1003镂空机芯

1003机芯只有1.64毫米厚,不到22毫米直径,1元硬币尺寸,手工雕刻大师就是在这么小机芯上展开出神入化的刀工。

1003机芯镂雕前后

艺术大师系列有一款20美元金币表,厚度只有4个毫米多一点,直径不到35毫米,其内便隐藏着一枚1003镂雕机芯。

艺术大师系列 20美元金币表

迄今发现的江诗丹顿首枚时计,机芯便采用了镂雕摆轮夹板;镂雕工艺,是品牌自1755年创立以来的艺术传统。

江诗丹顿创始人Jean-Marc Vacheron制作的首枚怀表

除了镂雕机芯,手工雕刻工艺还可以装饰表盘、底盖、指针、表扣等零部件。

江诗丹顿艺术工坊共有三位手工雕刻大师。我们到访时,有幸见到其中一位正在雕刻一枚“锦鲤”表盘,他从事这个行业有二十多年了。

“锦鲤”表盘将池塘水波、荷叶荷花、鲤鱼、水€€花影鱼影等层次细节一一呈现;他说手工雕刻需要耐心,急不得,手里这枚表盘大概要花半个多月时间完成。

“表壳最难,在圆弧状表壳上雕刻立体图案要比表盘平面困难不止一倍”,比如阁楼工匠系列有凤来仪表款表壳,他需要花两个月以上时间。

阁楼工匠系列“有凤来仪”腕表,手工雕刻工艺表壳表冠侧

雕刻难易程度并非完全一致,他补充说,因为雕刻师喜好不同,每种作品耗时也会大不一样。

多年来,江诗丹顿有套手工雕刻作品一直让表迷津津乐道:艺术大师系列面具腕表,以瑞士收藏家私人珍藏的世界各国历史面具为灵感创作。

在江诗丹顿日内瓦湖边的专卖店二楼,便有三枚面具表款正在展出。

“双联画”展览上的艺术大师系列面具腕表

那是名为“双联画”的展览,纪念创始人之孙Jacques-Barthélémy Vacheron,与热爱旅行的商人Fran€€ois Constantin合作200周年。

正是二人当年联手共事,才得有江诗丹顿今日之名。

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3月,十几枚来自江诗丹顿博物馆的珍品,正讲述江诗丹顿同合作伙伴的故事。

珠宝镶嵌工艺

“双联画”展览中,有一只并非真品,而是一块以水晶复制的镶钻珠宝腕表,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真品是大名鼎鼎的Kallista全钻表款,希腊语意为“至美之极”,制作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曾创下史上最贵表款纪录。

“双联画”展览上的Kallista全钻腕表复制品

腕表以一整块金锭,耗时6000多个小时精心雕刻,满镶118颗钻石,总重达到130克拉。原作太过贵重,被藏家深藏于保险柜中。

Kallista腕表之后,江诗丹顿又创作了数枚惊为天人的珠宝作品:

艺术大师系列Kallania高级珠宝腕表:镶嵌186颗祖母绿形切割钻石,重约170克拉,珠宝应用和克拉数量都创下新世界记录;

Kallania高级珠宝腕表

艺术大师系列Lady Kalla Flame卡拉女士冷焰腕表,在高级腕表上首次采用火彩形钻石切割工艺,表壳亦是火彩切割钻石外形。

艺术大师系列Lady Kalla Flame卡拉女士冷焰腕表

人常说珠宝腕表之所以贵,是因为宝石本身不便宜,卖的是珠宝而非表;并不全然,珠宝腕表,更珍贵的是镶嵌技艺。

Kallista全钻腕表

镶嵌时需要超凡耐心与细心,使用传统工具和手工技艺,不能划伤宝石和金属,更要控制每一颗宝石位置精准。

过程中不断确认光线折射效果,使每一颗宝石折射方向一致;待到完工时,无论镶嵌多少颗形状不同宝石,呈现出来是一致的火彩熠熠。

创意时光系列神秘时光腕表

我们进入江诗丹顿艺术大师工坊时,一位银发爷爷正在显微镜下操作宝石。他是这里唯一珠宝镶嵌师,从事珠宝镶嵌工作已四十多年。

他告诉我们,表壳镶嵌宝石操作很难,形状完全不规则,要根据具体位置设计镶嵌钻石的大小和数量。

艺术大师工坊珠宝镶嵌工艺展示

他会先以橡胶标记表壳,一种颜色代表一类大小,然后以手工操作钻头,在表壳上开出镶嵌宝石所需合适槽孔,再将大小宝石逐一镶嵌进去。

通过密封式镶嵌,隐秘镶嵌,或者是爪镶、粒纹及钉纹等镶嵌方法,使得珠宝腕表光芒四射。珠宝镶嵌师,因此也被称为光芒大师。

表迷们对珐琅工艺并不陌生,江诗丹顿之外,其他瑞士高级制表品牌大都有珐琅表,只不过产量少、价格高,普通表迷难以企及。

珐琅釉彩,由无色玻璃和各色金属氧化物粉末混合而得,再以内填、掐丝及微绘等技法绘制表盘,然后以大明火多次烧制而得成品。

今日科技发达,替代办法很多,但珐琅作品仍以其传统配方、手工技艺及精美绝伦,成为腕表爱好者们的心头好。

艺术大师系列哥白尼天体球2460 RT腕表珐琅工艺款

与其他手工技艺相似,依赖人手和经验的珐琅工艺,需要较长时间的训练和积累;江诗丹顿艺术大师工坊里的珐琅大师,从业也有二十余年。

近年代表作,是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系列中灰色珐琅动物腕表,如雄狮、猎鹰、猞猁、犀牛等。

阁楼工匠系列14天陀飞轮“Lion”腕表,雄狮以灰色珐琅工艺呈现

灰色珐琅,有时也翻译为灰阶珐琅,应该算微绘珐琅一个细分领域。

我们常见微绘珐琅作品,多以丰富釉彩,将原作品,或油画、或建筑、抑或人物,微缩绘制于表盘。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系列夏加尔与巴黎歌剧院腕表,便是这类彩色微绘珐琅代表作品。

夏加尔与巴黎歌剧院腕表在“双联画”展览上

而灰色珐琅工艺,先用深色釉彩覆盖表盘,或黑或棕或蓝,高温烧制后,再用利摩日白釉珐琅绘制,展现从白色到灰色再到深色等不同层次色泽和阴影效果,呈现出物体形象。

这跟摄影艺术有些相似:有人偏爱彩色照片,更真实还原景色人物;还有些人则更爱黑白映画,通过光影灰度表现意境。

阁楼工匠灰阶珐琅腕表“猎鹰”

制作一件完美的灰色表盘并不容易,需要以极细的笔尖一笔笔勾勒,有时候为了更应手,珐琅师会以更纤细坚硬的仙人掌刺为工具,以呈现更丰富的色阶层次。

那几枚灰色珐琅动物,如同一张张黑白摄影作品,神态逼真,特别是眼睛,诠释了何为“画龙点睛”:雄狮睥睨天下,猎鹰目光锐利,猞猁顽皮可爱。

阁楼工匠灰阶珐琅腕表“猞猁”

工艺越是古老、越是依靠人手,越是耗时费力,愿意学习并传承的人很难得,作品也就更显珍贵。

江诗丹顿也与日内瓦制表学校合作,为年轻学生提供实习机会,希望能够有更多人走上制表师之路,为日内瓦制表业传续培养人才。

阁楼工匠灰阶珐琅腕表“山羊”

但成为大师,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虽然那些艺术工艺腕表,售价动辄过百万人民币,但能做出这样艺术品的大师,凤毛麟角,这样的作品数年后会不会再有,还是未知。

上期礼物送给@童伊凡

礼物保留一周,请发地址过来

卢曦采访手记

加入读者群,请发 姓名+职业+ 到

[email protected]

本文同步更新于

今日头条、知乎、界面新闻、微博@颜启真等14个平台

本文由www.js77888.com发布于服装鞋帽,转载请注明出处:江诗丹顿腕表为何动辄100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