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js77888.com > 运输物流 > 快递柜收费成争议焦点能否真正解决“最后一公

快递柜收费成争议焦点能否真正解决“最后一公

2019-11-17 10:51

在深圳龙岗一处住宅小区的大门附近,几名工人正在拆除一组智能快递柜。而这组快递柜的“主人”吴雍杰正在一旁黯然伤神,无奈的看着快递柜构件被逐一拆分、卸下。

图片 1

“没等到新一轮融资,也没有并购意向,实在熬不下去了。”

收费成争议焦点业内竞争被指烧钱补贴

吴雍杰告诉懂懂笔记,三年前他辞职与朋友共同创立了这一家智能快递柜运营公司,并以深圳为中心,在广州、东莞、佛山等周边地市布局快递柜业务。

快递柜能否真正解决“最后一公里”

然而,近来当社会舆论不停讨论智能快递柜是否应当收费,关注收费模式应该为单向还是双向时,他却不停的与股东讨论是否应该结束经营,退出智能快递柜行业。

今年的“双11”在即,购物狂潮的热度不断上升。不过,据媒体报道,圆通快递、中通快递、申通快递和韵达快递宣布正在提高价格。

“看似方便了用户,方便了快递员,同时为小区物业提供了增值服务的快递柜,并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可与理解。”吴雍杰苦笑着说,尽管每天有大量用户、快递员使用快递柜服务,但依旧无法改变其沦为一门既吃力又不讨好的糟糕生意。

中通快递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调整由于旺季到来而产生的运费。圆通快递、申通快递和韵达快递对全国各网点到达上海地区的快件派送费上调0.5元/件。

或许,对于智能快递柜参与者而言,有需求并不代表能够盈利,有用户并不代表能够活下去。而社会、公众对于行业的误解,也并非三言两语就能解开的。

据悉,中国电子商务相关行业针对“双11”购物狂潮所带来的网络购物高峰,已经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应对机制。“双11”购物狂欢节已进入第十个年头,快递服务价格飙升可以说是购物狂欢节的前奏。去年同期,国内主要快递公司也发布了类似的价格调整公告。

在用户眼里,是快递柜把快递员“惯”懒了

与此同时,作为快递行业“最后一公里”的解决方案,智能快递柜市场正一路“狂飙突进”。而在发展过程中,一路裹挟的费用问题,也成为今年“双11”到来之时,“最后一公里”能否解决的关键之一。或许,对于智能快递柜参与者而言,有需求并不代表能够盈利,有用户并不代表能够活下去。而社会、公众对于这个行业的误解,也并非三言两语就能解开。对此,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走访。

“拆了好呀,本来就不是方便我们的,老人天天在家却没人送上楼,总是用短信通知你自己去取。”

收费问题困扰用户及快递员

家住龙岗中心城的李婉珊告诉懂懂笔记,自从前年小区内安装了快递柜之后,把不少快递小哥惯坏、养懒了。尽管高层住宅每一栋配备都有四座电梯,但快递员却普遍不愿意上门派送。

借着电子商务的东风,快递物流在近些年迅猛增长。国家邮政局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邮政业务收入累计完成6622.6亿元,同比增长23.1%;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400.6亿件,同比增长28%;2012至2017年间的快递业务量骤增605%。

她感觉,快递员往往都是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然后将快递往智能快递柜里一扔就完事了,很多用户都要亲自跑下楼到快递柜提取快件。

数字背后,快递业务的压力被转嫁到一线的快递业务员身上。在揽收、运输、分拣、配送四个环节中,配送的“最后一公里”是最让快递员头疼的。北京市东城区某快递点的业务员小康告诉记者,他每天要花费五六个小时穿梭于各个小区,基本是免费为用户配送快件,而可以赚取提成的揽收快件时间,则只有三四个小时。

“即便接到电话时告知小哥说家里有人,他们也是怕麻烦不肯送上门。” 让李婉珊头痛的是,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快递员连电话都不打,直接就将她的快递扔进快递柜。

于是,这几年,提高配送效率的快递柜发展迅速。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快递柜数量大约20万个,预计到2020年快递入柜率有望达20%,对应快递柜格口需求约为7600万个,市场潜力巨大。

唯一能够得知快递到达的方式,就是由智能快递柜发出的取件短信通知。如果忘了取件,部分品牌的智能快递柜还会在一定时限之后,进行收费。

尽管智能快递柜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配送最后100米的问题,但用户关心的重点,似乎更多在通知服务是否到位、快递存放是否收费、快递员是否履职等问题上。

“一开始是韵达、天天,后来是申通、圆通、中通,现在连部分京东小哥也这么干了。”在广州天河工作的林世坤告诉懂懂笔记,因为业务需要,他每天都要接收大量合作单位寄送的快递文件。

前不久,有用户反应有地区一些品牌的快递柜超过4小时就要收费1元。对此,北京市民李先生说:“如果超过24小时没取需要付费我接受,但超过4小时就要收钱,是不是太不合理了?”

然而,即便是上班时间,快递员也不愿意乘电梯将文件送上楼,总是不声不响扔在快递柜中,害他每天都要下楼好几趟去取件。

快递柜亏损已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主要涉及两方面问题:一是营收方面,用户不愿为此付费,而快递员支付的费用较低;二是成本方面,设备生产成本较高,同时投放点位租金较高。

“如果要收费,我支持收快递员的,这样还能改改他们懒惰的毛病。”林世坤似乎说出了不少用户的心声。在他看来,快递柜的初衷是方便那些暂时无法收件的用户用于寄放、保管快递。可如今,这些快递柜非但没有为用户提供便利,反而为快递员懒惰提供了便利。

对此,在快递柜行业市场占有率将近50%的丰巢称,目前市场上部分快递柜企业是对用户收费的,“丰巢成立至今,坚持为用户提供免费的取件服务。在发件人与收件人形成的买卖/赠送/其他类别的关系中,与快递公司、交易平台、末端服务设施等都息息相关”。

在他看来,如果再面向用户实行收费、索要打赏,就显得更加不合理。“已经有部分品牌的快递柜,在向快递员收费了,一次几毛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快递小哥告诉懂懂笔记,他们并非不愿意上门派送,有时真的是因为快递数量庞大,人手不够。

收费问题同时也给一线的快递员和用户造成了困扰。尤其是对快递员而言,将包裹放进快递柜或代收服务站,可以省去大量等待时间,提高工作效率,但承担额外的费用意味着利润的再次削减。

若一栋大楼几十个件都要逐一派送,一定会影响效率。无奈之下他们才不得不将快件存放在快递柜中,由系统通知用户取件。

“已经有部分品牌的快递柜在向快递员收费了,一次几毛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快递小哥告诉记者,他们并非不愿意上门派送,有时真的是因为快递数量庞大,人手不够。

在他们看来,在没有智能快递柜之前,不少用户家中没人,自己也都是将快递免费寄放在大厦前台、大院传达室,并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通知用户,当时也没见有用户投诉。

若一栋大楼几十个件都要逐一派送,一定会影响效率。无奈之下他们才不得不将快件存放在快递柜中,由系统通知用户取件。在他们看来,在没有智能快递柜之前,不少用户家中或单位没人,自己也都是将快递免费寄放在大厦前台、大院传达室甚至是物业,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通知用户,当时也没见有用户投诉。

尽管智能快递柜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配送最后100米的问题,但用户关心的重点,似乎更多在通知服务是否到位,快递存放是否收费,快递员是否履职等相关问题上。

“我们用这些快递柜还得交钱。”在北京市马家堡地区从事快递行业的张师傅也有点委屈,“比如有的快递柜会根据大中小三种柜型,每次收取我0.2元至0.4元的费用。有的快递柜是不论格位大小,每次都收取0.2元”。张师傅说,每个月,他所在的公司会往他的工资卡里多打200元,当作快递柜使用费的补贴。

既然用户不愿意为快递柜的运营成本买单,那让设置快递柜为小区提供服务增值的物业公司帮助快递公司减轻负担,又是否可行呢?

对于向快递员收费的问题,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市场部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说,供给端快递员工作量接近饱和,配送压力大,末端配送劳动力供给减少、配送成本高,根据艾瑞咨询《2018年中国智能快递柜行业市场及发展趋势分析》报告,智能终端亦促进“快递员月收入提高6%”。

快递柜看似赚钱,物业变着法子“剥削”

“向快递员收费,整个行业有不同的考量。当前中国快递柜数量与实际旺盛的派送需求不成正比。向快递员收费,可将格口流转给有实际投递需求的收件人包裹使用,避免快递柜被随意占用,促进快递柜运转效率最大化。向快递员适当收费是一种良性发展模式。”丰巢市场部的工作人员说。

“甭提了,物业这群‘大爷’,不涨租就算好的了。”

市场竞争仍属于烧钱跑流量

提及与小区物业的关系,担任某品牌智能快递柜区域拓展经理的黄穗渝,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她告诉懂懂笔记,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放置在小区里的快递柜租金都是只涨不降。

近来当社会舆论不停讨论智能快递柜是否应当收费、关注收费模式应该为单向还是双向时,曾在深圳龙岗地区经营快递柜的吴雍杰却在不停地与股东讨论是否应该结束经营,退出智能快递柜行业。

业界普遍认为,国内智能快递柜数量到达300万组以上,才能让用户真实得到便利。但在黄穗渝看来,不少物业公司本身就是快递柜布局上的“拦路虎”。

“看似方便了用户,方便了快递员,同时为小区物业提供了增值服务的快递柜,但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可与理解。”吴雍杰苦笑着说。

“没有任何一个快递柜是免费摆放的,都是付费租用场地的。”她以公司在上海地区的经营情况为例,部分偏远郊区小区布局一组主柜,外加三组副柜的租金价格,大多在3000~5000元/月。但这个价格到了静安、徐汇、黄浦等中心区域,可能会翻两番甚至更高。

担任某品牌智能快递柜区域拓展经理的黄穗渝向媒体透露,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放置在小区里的快递柜租金都是只涨不降。在与物业公司洽谈合作的过程中,她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每天使用智能快递柜的用户、快递员那么多,成千上万包裹往里塞,经营快递柜的企业应该很赚钱。

本文由www.js77888.com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快递柜收费成争议焦点能否真正解决“最后一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