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js77888.com > 运输物流 > 快递员投诉公司反被罚1万元

快递员投诉公司反被罚1万元

2019-11-24 13:44

网点不易,且行且珍惜,愿每一位基层网点老板们,在这个满是罚款的快递江湖里,都能保护好自己。

单位擅自罚款无法律依据

盈利不足,罚款有余。仲裁罚款的不合理,背后的问题还一大摞,人微言轻,权当吐槽了。

6月下旬,许先生接到松兰堡站点负责人的通知称,由于许先生对外投诉公司,松兰堡站点被罚款1万元,该罚款最终需要由许先生本人承担。7月23日,许先生因不满中通公司的罚款行为而离职,公司将其剩余的7841元工资作为罚款抵扣。

将心比心,我也能体谅仲裁员是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能一有罚款就抱怨他们的判罚不公。他们也不太好做,无论是发件网点还是派件网点,哪一方被罚款都会骂他们,说他们为了业绩胡乱判定,不能体谅基层的辛苦。

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的姜健律师表示,单位劳动规章制度的制定程序和内容应当符合法律的规定。本起事件中,用人单位利用自己的强势地位,在规章制度中排除公民享有的正当诉权,显然是不合法的。另外,单位对于员工处以如此大额的罚款,从法律上来说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从情理上来说亦是不合理的。

干快递已经十几年了,大家都认为我赚了很多钱,其实我真的没赚什么钱,心里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

6月17日,许先生因不满其中6项罚款的决定,向中通总公司反映情况。据许先生提供的录音显示,中通总公司客服称,“总公司没有提供快递员反映情况的分机,我们不负责这种情况。”松兰堡中通快递站点的负责人也对许先生表示,罚款已经下来了,无法挽回。

还有一个真实案例:一个客户的快递已经签收了,签收的时候也亲自确认快递没有损坏,也没有少件,没想到过了几天,客户又跑来说少了一件,投诉到公司后,公司仲裁竟说一切以客户所言为准,判我们遗失。无论怎么申诉都判定无效,一件不到20元的衬衫被罚了500元的遗失。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中通快递总部,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确实有“公司内部员工不得对外投诉本公司”的规定,但是未透露罚款的去向以及公司对派件员的处罚机制。同时,记者在中通快递公司《客服中心质量监管条例》查证到,确实有“网点工作人员向监督管理部门投诉中通,每次罚款5000元,网点提醒客户向监管部门投诉的每次罚款1000元”的条款。

民营快递发展已经快30年了,快递公司的草莽生态一直是被诟病的“原罪”,其中最让我们基层网点深恶痛绝的就是无休止的罚款了。

随后,许先生向北京市邮政管理局进行投诉,希望中通公司返还6项不合理的罚款,共计1230元。北京邮政管理局以“只负责受理用户对企业服务问题的申诉,企业内部问题不在申诉受理范围之内”为由,建议许先生自行联系中通总部处理。北京市邮政管理局投诉处理记录显示,中通快递北京分公司回复邮政管理局时表示,此投诉是业务员不愿被罚,为报复网点负责人而进行的恶意申诉。

我是一名基层的网点负责人,为了养家糊口,看着快递行业发展得也不错,怀揣着致富梦想,2007年我向朋友借钱加盟了一家某通的网点,盼着有一天凭自己的努力能让一家老少过上好日子。

据中通快递员许先生反映,他原本在昌平区沙河镇松兰堡中通快递站点工作。6月17日,许先生因不满公司对他的6单罚款,向北京市邮政管理局投诉。中通快递公司却以“员工不许对外投诉本公司”为由,再次向许先生罚款1万元。北京邮政管理局称只负责受理用户对企业服务问题的申诉,企业内部问题可自行联系公司总部处理。

话说回来,如果我是管理者我也会罚款,但是不会这么粗暴,至少应该不作恶。总部罚款一刀切式的管理给我们网点带来很大压力,运输费、人工费、物料场地费这些都是不小的开支,而总部的罚款就占了我们成本的将近20%。所谓的业务旺季在我们看来更多的是“赔本赚吆喝”。记得前年双十一的时候,我们当地的一家快递网点就因为爆仓被总部罚款,然后就直接关门了。具体罚款金额我不太清楚,但想想应该不会很低。

对于事件中单位的违法行为,劳动者可以向劳动部门进行投诉,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单位改正,如给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外,劳动者也可以直接向公司所在地的劳动仲裁部门申请劳动仲裁,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以上就是网点负责人所分享的关于仲裁罚款的心声,他所发映出的问题,我们基层网点负责人或多或少都会遇到。 正如他所说:网点不易,保护好自己,且行且珍惜。

6月16日,许先生领取工资时发现,自己的工资被扣了1630元的罚款。“我们每送一单才收一块钱,一个月罚了我7单,每单罚款金额80元到400元不等。”许先生表示,其中只有一单罚款由于自己的原因造成,其他6单延误都是由于司机派件派错,或者发件人写错手机号码造成的。事后,快递员又将快件准确送达,未对客户造成损失。许先生称,投诉人并不是客户,而是中通的发件网点。他曾致电其中一位客户,对方称其并未投诉过,也未收到过赔款。

“只能佛系,不然又能怎样?”

>>律师说法

在我看来,国内快递公司的竞争就像是在赛马,基层网点是一匹赛马,罚款就是马鞭,而总部就是那个马背上挥舞着马鞭的参赛选手。有时候跑累了,马很无辜,它不想跑,只是迫于身后的鞭子,只能嚎叫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前冲。问题是,它还不能回过头去拱那个手拿鞭子的人,因为那条鞭子打起马来很疼。

对于不合理仲裁制度的变革,曾听到过很多人的建议。比如说:罚款金额是否可以降低,仲裁条例是否可以再人性一点,能否取消仲裁罚款投诉分成,打击仲裁员参与专业打延误公司。

本文由www.js77888.com发布于运输物流,转载请注明出处:快递员投诉公司反被罚1万元

关键词: